网站首页 治愈病例 来院路线 咨询客服
天南地北曲折求医 张建疗法伸出援手
时间:2017-07-17 来源:张建疗法



【鱼儿来信】遇见张建疗法就接受治疗吧

我姓余,今年46岁了,我曾经有个家庭,曾经也差点拥有一个孩子,但是在得知我的鱼鳞病有50%的可能性将会遗传给我的下一代的时候,我放弃了这个孩子,婚姻也无疾而终,直到现在我仍然独自一人!

在我一岁左右的时候,父母就发现我得了鱼鳞病,五六岁时我开始口服鱼肝油,希望能够使我的皮肤状况得以缓解,但是却收效甚微;后来,我去了我们武汉当地最 好的医院,医生都说我这个病治疗不好,还建议我说可以在身上涂抹尿素软膏,然后用保鲜膜裹住,一天两次,我尝试了,每次这么做的时候,会舒服一些,可是一 旦不这样做,皮肤就会立刻变得很干燥,鳞屑便立马又起来了,当时心情真的像是坐过山车一样,一时兴高采烈,一时又失望透顶。

因为鱼鳞病,我怕冷,容易感冒,因为鳞屑太厚了,汗毛没办法呼吸,所以对气温格外的敏感,而不能出汗对于我来说别提多么的难受!

鱼鳞病厚厚的鳞屑让我变得丑陋,因此我也很自卑,也不爱讲话,走在马路上也不敢抬头,更不敢看任何人,即使别人没在对我品头论足,但我还是怕听见别人嘁嘁 喳喳的,我觉得他们就是在议论我,这太让我难为情了,可以说人都是有自尊的,我也不是想得这个病,但是有些人的眼光,真的是太害怕了!

为了彻底治疗鱼鳞病,从1999年开始,我去过好多城市,广州、上海、贵州、哈尔滨、沈阳、石家庄、西安、宝鸡和北京等等,花去了十几万元的钱,但是都没治好。

最令我痛心的便是去年来北京,在朝阳区的一家医院,说鱼鳞病是血液问题,可以用“换血疗法”给我治疗,而所谓的换血疗法,就是除了泡澡,就是每天打点滴,但是没有任何效果,那一次我花了13000元左右,他们就是骗子,现在想起这个我都恨得牙痒……

身为鱼鳞病患者,我想很多人也有跟我一样的遭遇,因为上当受骗的次数太多了,所以对于治疗都是特别谨慎,在我找到张建疗法的时候,我对李医生的说法将信将疑,但是李医生说的恳切,心想既然都已经受骗过那么多次了,既然内心还有希望的火苗在燃烧,不妨来北京看一看!

这一次在张建院长的诊断下,我终于知道,我得了性连型鱼鳞病,那么多年,看了那么多家医院,都说是鱼鳞病,从来没告诉过我是哪种类型,从这点上就可以看出,张建疗法的专业程度!

效果好不好,真的只有我自己心里最为清楚,现在身上的鳞屑没有了,在北京前两天下了第一场雪,我也只是穿了毛衣和一件夹克并没有觉得自己会有多冷,而且治 疗的时候,杨医生和张院长都对我特别关心,我内心深处都非常感谢张建疗法的医务工作人员,我希望张建院长健康长寿,多治疗我们鱼鳞病患者,虽然不能改变基 因,但是能够祛除鳞片,恢复皮肤排汗,代谢能力,真的是特别好了!

我在北京治疗期间,碰见了很多跟我同病相怜的人,但他们大都犹犹豫豫的,我当时真的对他们说,如果在遇到了张建疗法再犹豫,那思想真是大错特错了。

我就因为这个错过了十几年的时间,早在张建疗法武汉授权中心的时候,我就去过,但当时觉得不可信,也是骗怕了,所以就没有治疗,如果治疗了,我今天可能是 另外一种不同的命运,或许有个自己的家庭,也会有个自己的孩子,真的,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,虽然内心悔恨,但是我也怨不得别人!

现在治好了,后期我也会更好的进行护理,人嘛,到老了总要有个伴儿,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,我能有个家庭,有个伴儿!

最后,衷心的奉劝朋友们,如果有缘遇到了张建疗法,就别再犹豫,治疗吧!越早治疗,人生可能真的会早日改变!
 

17
专注鱼鳞病研究40余年
电话咨询:01064464871

ICP备案:京ICP备16027255号-2
北京安仁堂中医门诊部版权所有:CopyRight @ 2004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